欢迎浏览建邺区教师发展中心网站!

由“丑小鸭”林书豪想到的

发布时间:2014-09-02     作者:站点管理员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1969

参考书目:
1、苏联 巴班斯基 中学教学方法的选择 教育科学出版社 2009.11
2、苏联 巴班斯基 论教学过程最优化   教育科学出版社 2001.1
3、中国 王荣生 语文教学内容重构 上海教育出版社 2007.9
4、中国 张秋玲等 新版课程标准解析与教学指导•初中语文 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 2012.3
5、中国 王荣生 合宜的教学内容是一堂好课的最低标准 《语文教学通讯•初中刊》 2005.(1)
6、中国 王荣生 从教学内容角度观课评教 《语文学习》 2005.(6)

坛同享盛名,他们的很多篇章,在诗人细腻的情感观照之下,平凡的景物显现出非凡的色彩。这些诗歌中的景物大多我们未曾亲身经历过,但却让我们产生莫名的亲切,这源于我们的文化根源。所以愚以为对于此类文章的赏析应追求理性的深度——以情感分析为主,在此基础上再来分析作者如何推敲字词。教学过程中教师在介绍作者的过程中特意交代了写作诗歌时作者的年龄(作诗时陶渊明42岁,李白25岁),根据二人的年龄特点及其经历分析两人此时的心态,进而以诗歌中的词、句加以佐证,这中方法打破了传统的诗歌教学模式,情感分析到位,同时激发了学生的赏析兴趣,便于学生的理解,知识点的传授也未遗漏。这样高质、高效的课堂才是我们所孜孜以求的。
八下《五柳先生传》的课堂教学中亦如此。在归纳概括了文章基本信息后,教师并没有去细致推敲字词,而是以“五柳先生是不是陶渊明?”一问题导引,深入探究文章所传达的思想,在了解“安贫乐道”等思想的基础上让学生推敲揣摩文中出现的带有8个“不”字的否定句(参见《五柳先生传》教学片段一)。同时在“仿写”环节亦运用到这一知识点,以带有“不”字的句式归纳所学过的作家品性,既落实了字词上的要点,对所学文章及具有相似思想的作家也有了深入的了解。
《五柳先生传》教学片段二
仿句练习:
陶渊明:安贫乐道,不同流合污;
王绩: ,不 ;
李白: ,不 ;
周敦颐: ,不
宋濂: ,不
刘禹锡: ,不 。

(四)教学内容的处理需满足建构的实际需要
苏霍姆林斯基说:“在我看来,交给学生能借助已有知识去获取知识,这是最高的教学技巧所在。”可见,教学内容选择的“最优化不是排斥教师的创造性,而是以教师的创造性为先决条件”的。
王荣生教授也曾指出“语文教学内容”是教学层面的概念,它应该在教学过程中创造,而这种创造主要是指教师为达到教学目标而在教学实践中呈现的种种材料:既包括在教学中对现成教材内容的沿用,也包括教师对教材内容的“重构”——处理、加工、改编乃至增删、更换;既包括对内容的执行,也包括在实施中教师对内容的建构。而无论是学生还是教师对于内容的建构,关键就是在教学设计中对于“教学内容”的选择。
在我们的教学中,只有语文课是与古典文化有关的,是在真诚地寻找我们自己文化的根基,但为条件所限,我们传统的伦理结构已不复存在,即使是山川景物也已经变得面目全非,所以我们只有从文本出发来体会文章所传达的情感,来感受这种文化的熏陶、情感的浸润。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种至情至性的文字如果囿于课堂教学模式的束缚,其向学生传递的美感则会大打折扣,那么这就要求语文教学的课堂本身也应该是至情至性的体现,追求的是美感的课堂,富有浪漫主义的课堂。课堂的浪漫主义离不开教师精心选择的教学内容,而最具浪漫情怀的课堂环节当属教学的“生成”部分。
《归园田居(其三)》教学片段三
师:《归园田居》创作时陶渊明42岁,《渡荆门送别》创作时李白25岁,对于这两位隐者(饮者),你更喜欢哪一位呢?喜欢此时的陶渊明?还是喜欢此时的李白?
(生自由讨论,并就“出世”、“入世”畅所欲言。)
师归纳总结:陶渊明的“归”是为了“出世”,而李白的“别”则是为了“入世”,两人无论是“出世”还是“入世”都是为了实现自己心中的理想,老师建议同学们更应该采取的心态是以“出世”的心去做“入世”的事情,人生有舍才有得!
《五柳先生传》教学片段三
师:陶渊明是 “出世”的,但他的诗文却受到了积极推崇“入世”的李白所喜爱,李白有诗云“梦见五柳枝,已堪挂马鞭。何日到彭泽,长歌陶令前。”李白的名句“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亦与陶渊明什么思想相吻合?
生:“不为五斗米折腰”。
师:在陶渊明完成了《五柳先生传》这一伟大作品的二百余年后,有一位隐逸大师王绩仿其文,作《五斗先生传》。两传对读,你有怎样的发现?
(师生共同欣赏《五斗先生传》)
八上《归园田居(其三)》对于情感“乐”的探究就体现了课堂生成的过程(参见《归园田居(其三)》教学片段二),无论是陶渊明的“自得其乐”还是李白“

豪情万丈的乐”都是学生探究的体现,是学生智慧的传递。除此之外,我觉得更值得一提的是在此过程中教师智慧的表达,当学生分析出两人世界观“出世”“入世”的不同之后,教师将课堂的浪漫主义升华到了极致,提倡学生要“以‘出世’的心做‘入世’的事”,并劝勉学生“有舍才有得”。
八下《五柳先生传》无论是李白对陶渊明思想的推崇、王绩对陶渊明之传的模仿,还是最后的“仿写”环节(参见《五柳先生传》教学片段二),更是教师与学生智慧的“生成”结果。其实,无论是学生的生成还是教师的生成,两者都是精神力量的迸发,都是对于教学内容更深层次的理解与探究,是教师基于建构的实际需要而进行的教学内容的灵活处理。

我想只有这样对于教学内容进行深入探讨的课堂,只有使得教学内容“最优化”的课堂,才是真正有效的课堂,才是新课改所追求的课堂吧。

【摘要】
对于当前语文课堂教学内容,王荣生教授曾指出,“不知道教什么”,是语文教师备课的最大困扰;“不知道教了什么”,是语文教师课后的普遍感受,可以说这是许多语文课的真实写照。教学内容少而精,本来是语文课堂教学的基本准则。教学内容相对集中有效,这也是语文课“好课”的底线之一。因此,作为语文教师,我们在课堂上必须做到“有所为有所不为”,应根据学情对教材的内容进行有针对性的选择,力求达到语文教学内容的“最优化”。
本文仅以自己执教人教版《语文》课本七年级下第3课《丑小鸭》,及另外两位老师执教的八年级上第30课中的古诗《归园田居(其三)》、八年级下第22课《五柳先生传》为例,反思“教学内容”在语文课堂教学过程中如何有效呈现,如何真正做到高质、高效。
【关键词】
课堂教学 教学内容 最优化

“7月20日,NBA火箭队召开了新闻发布会,欢迎林书豪回归。 上个赛季,林书豪迎来了自己的大爆发,跻身顶级球员行列。”看到这则新闻,让我不由想起自己上学期执教《丑小鸭》一课时的情景。
2月13日《人民日报》以“丑小鸭变天鹅林书豪冲击传统观念”为题报道了NBA篮球小将林书豪在一周时间内创造的传奇,巧的是此时我们正学习到七年级下《丑小鸭》一课,“丑小鸭”的故事对于初中一年级的学生而言,显然是耳熟能详且被大多数同学归为“幼稚”类文章的,所以为了激发同学们的学习热情,我以“林书豪”事件为契机,引用了《人民日报》上的报道设计了这课的导语:
也许在一周以前,并没有多少人关注到“林书豪”这个名字,尽管这个毕业于哈佛大学的美裔华人已经在NBA摸爬滚打了近两个赛季,而如今再提起林书豪,所有人都在津津乐道于纽约尼克斯队的五连胜和林书豪从“板凳球员”一跃成为耀眼明星的传奇故事。
“在NBA选秀大会上落选、两度被球队裁掉、多次被下放到发展大联盟、加盟纽约尼克斯队之初也只能坐在板凳上,但林书豪始终怀有一颗不屈服的心、始终明白自己该做些什么;尽管长期不能上场,他仍早早来到体育馆训练并主动与教练沟通,令教练在没有计划用他时也会考虑给坚持不懈努力付出的人应有的机会。林书豪一周多时间的神奇爆发,不但拯救了自己可能被裁、教练可能被炒、球队可能一蹶不振的命运,还上演了一幕丑小鸭变身白天鹅的现实版童话故事。”
我设想着,导入过程中同学们七嘴八舌热烈讨论的情形,不禁为自己的设计洋洋得意,但课堂上出现的结果却大大出乎我的意料。没有欣喜的笑容、闪亮的眼睛,没有七嘴八舌、交头接耳的议论,也没有跃跃欲试举起的右手,我看到的是绝大多数同学茫然的眼神,等着我说下去的眼神,尽管学生们很专注,但带给我的却仍然是深深的挫败感。
我深深的思索,我并没有被教案所束缚,问题究竟出现在哪里呢?听了另外两位老师执教的八年级上第30课中的古诗《归园田居(其三)》、八年级下第22课《五柳先生传》两课,我豁然开朗,“教学内容”在语文课堂教学过程中如何“最优化”呈现,如何真正做到高质、高效,需要教师投入心血细细思量。
一、教学内容需要“最优化”
(一)教学内容“最优化”是实现教学过程“最优化”的前提
  “教学过程最优化”是苏联著名教育家巴班斯基提出的卓有影响的教学思想。事实上,课程标准改革的落脚点,也是着眼于教学最优化——用最适当的教学时间,通过科学的方法策略,赢取最大可能的教学效果。
巴班斯基将学生学习负担过重的主要原因归结为教学方法不当,他认为如果教师“不善于把注意力集中在最主要、最本质的教材上,不善于把各种教学方法优选地结合起来”,不善于结合学生特点选择适当的教学内容,势必造成课堂时间的浪费。其所说的教学方法不当,更确切的说是指课堂“教学内容”选择的不当。
巴班斯基提出了优选教学内容的七条标准,其中便提到了:需保持教学内容的完整性;注重教学内容的科学价值和实践价值;突出主要的、本质的东西等。同时巴班斯基又规定了教师在优选教学内容时的工作程序,但值得注意的是在巴班斯基的最优化理论中,“最优的”一词具有特定的内涵,它不等于“理想的”,也不同于“最好的”。“最优的”是指在具体条件制约下所能取得的最大成果,也是指学生和教师在一定场合下所具有的全部可能性,最优化是相对一定条件而言的。
(二)教学内容“最优化”是《新课标》思想的体现
今年2月,教育部公布了义务教育《语文》等19门学科《课程标准》(即新版课标),并定于今年秋季开始执行。修订后的课程标准正式实施,标志着课改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新版课程标准解析与教学指导•初中语文》中明确指出“教学内容的内隐、多义、随意、游移是造成语文教学高耗低效的本质原因,教学目标的模糊、笼统、空泛是造成语文教学问题重重的直接原因。根据教科书的编排、学生的学习特点及问题需要选择恰当的教学内容,制定明确的教学目标是目前解决诸多问题的基本途径,也是一个语文教师应具备的基本技能。”“教师在细心领会教材的编排意图后,要根据自己学生的学习特点和教师自己的教学优势,联系学生生活实际和学习实际,对教材内容进行灵活处理,及时调整教学活动,比如更换教学内容、调整教学进度、整合教学内容等,对教材做二次加工,使‘教材’变成‘学材’。”新课标所倡导的对于“教学内容的灵活处理”,目的无疑是使教学内容达到“最优化”,以契合学生的发展需要。
二、如何实现教学内容“最优化”
(一)教学内容的选择需切合学生实际及需要
课堂是师生进行教学的主阵地,在语文教学中,课堂需要承载的是教学内容。托尔斯泰说过“成功的教学所需要的不是强制,而是激发学生的兴趣”,作为教学内容一部分的导语,其设计的目的就在于此。著名特级教师于漪老师说过:课的开始,其导入语就好比提琴家上弦,歌唱家定调,第一个音定准了,就为演奏或者歌唱奠定了良好的基础。精彩的导语会消除其他课程延续的思维或干扰,把学生的注意力迅速转移并集中到新的学习情景中,迅速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和求知欲望。因此很多教师都格外注意教学过程中导语的设计。导语设计虽没有固定的模式,但无论如何设计,都应该切合学生实际,切合学生发展的需要。“转轴拨弦三两声,未成曲调先有情。”成功的导语设计就是成功教学内容的选择,必然可以为课堂教学注入活力。
《丑小鸭》一课,在此前,我设计的是由已经学习过的七上《皇帝的新装》导入,两课均为安徒生童话,学生们熟知,且学习两课相隔的时间并不长,以《皇帝的新装》导入,无疑是比较稳妥的,也能对已经学习过的知识进行简单的梳理,但未免缺少了一些生气。恰巧此时出现了“林书豪”事件,我便临时更改了导语的设计,想通过这轰动一时的新闻制造出课堂上不一样的效果。因为我知道在实际的教学过程中,很多情况和因素都是教师无法事先设定好的,课堂上会经常出现我们在备课过程中所无法想象到的情况。因此教学设计应该是开放、动态的,要根据学生的实际情况作出必要的调整,要像绘画一样学会给学生“留白”,方便教学过程中对教学策略做出适时的调整,满足新的教学情景需要。所以我对原本的教学设计进行了反思,做了及时的调整,以求调动学生的情感体验,发掘他们潜在的能力,为理解课文、把握重点做好铺垫,但事与愿违。好在班里有几个男同学听到“林书豪”三字便异常兴奋,纷纷发言,缓解了课堂的尴尬。
我自认为《丑小鸭》一课设计的导语紧贴社会热点,与本课的教学内容也有着千丝万缕、不可分割的联系,且导语设计并不冗长拖沓,之所以未能激发学生应有的学习热情,就在于对于学生的实际认知情况没有深刻的了解。尽管“林书豪”事件轰动一时,但学生们学习任务繁重,虽有关注时事的意识,关注新闻的时间却都有滞后性,更何况是他们不感兴趣的体育新闻。导语的设计没有考虑到学生的这种实际情况,最后得到的肯定是这样事倍而功半的效果。导语的设计如此,教学内容的选择也同样需要考虑到学生的实际情况,巧妙安排,激发学生兴趣。
(二)教学内容的确定需契合集中、典型原则
八年级(上)《语文》第30课共四首诗歌,教材编排顺序为《归园田居(其三)》、《使至塞上》、《渡荆门送别》、《登岳阳楼》,而教者在授课过程中却并未按照教材顺序讲授,而是别出心裁的将第一首和第三首安排在同一课时之内,教者有意如此安排目的在于同中求异、异中求同,对于两者相同之中的不同之处加以分析,这样的教学内容的安排便于学生深层次理解文本内容。
《归园田居(其三)》教学片段一
师:猜猜看,为什么我要将《归园田居》、《渡荆门送别》这两首诗放在一起讲?
生1:因为这两首诗歌都有对于自然景色的描写。
生2:因为这两首诗歌都能体现作者热爱田园风光、热爱祖国大好河山的情感。
师:对于诗歌感情的评析还有待商榷,只有当我们了解了诗人的生平经历、背景情况等才能下结论。
生3:我觉得是因为这两首诗歌是不同时代的,而且画卷丰富。
师:看来同学们对于诗歌的情感是最感兴趣的,那么我们就从这里开始入手。但早在两千多年前,孟子就发问:“颂其诗,读其文,不知其人,可乎?”(生:不可)那我们首先就来了解一下两位作者。
(介绍陶渊明、李白,并归纳出两人的显著特点:陶渊明——隐者;李白——饮者。)

王荣生教授曾提出了一堂语文课的“四级累进标准”,其中最低标准就是:教师所教的是“语文”的内容,且教学内容相对集中。《归园田居(其三)》一课的执教者对于课堂教学内容的选择就体现了这一点,教师在备课的过程中进行恰当的分析,精妙的设计,使得教学内容得以集中、有效地呈现。对于诗人“隐者”与“饮者”的介绍,巧妙利用谐音让不同的诗人之间产生关联,同时亦激发了学生的解读兴趣;对于诗歌内容,引导学生分析诗歌所表达出的“乐”的情感,但二者的“乐”确是不尽相同的,陶渊明的“乐”是“自得其乐”,而李白的“乐”则是“豪情满怀”;对于诗歌的解析,离不开对两人世界观的分析,两人一个“出世”,一个“入世”,虽看似泾渭分明,但都是诗人理想生活的行为表示。
《五柳先生传》教学片段一
师:五柳先生是不是陶渊明?(生齐答“是”)
师:如果五柳先生是陶渊明,那么作者为何隐去其家世?(生露出疑惑的表情)如果五柳先生不是陶渊明,那么作者为何作此传?
师:(出示课件:背景及作者简介——)
师:请同学们再读课文,画出文章中出现的“不”字,看看陶渊明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
生:(勾画出带有“不”字的语句)
生1:从这些含“不”字的语句中,可以看出陶渊明是一个安贫乐道的人。
生2:可以看出他是一个有着高洁志趣的人。
生3:可以看出他是一个与世俗格格不入的人。
师:(出示课件:五柳先生形象及作者写作目的——)
生:可见,陶渊明是以“五柳先生”来喻自己。

在学习了《归园田居(其三)》的基础上,再来了解八年级(下)陶渊明的作品《五柳先生传》就相对容易得多了。教者在授课过程中亦未循规蹈矩,而是在分析过程中,再次将陶渊明与李白联系起来,并进一步引申到同类型作品《五斗先生传》的品读上,通过提供背景知识和其他作家的评价,深入理解文本的情感,层层深入,聚焦教学内容。最后,教者在“仿写练习”这一环节,将所有学过具有高洁志趣的作家一一呈现,让学生总结其人格特点,有效的形成了知识的完整链条。这样集中、典型的教学内容设计是对教师教学技能与智慧的考验,举一反三的设计使得课堂教学内容高度聚集,着眼于学生读写能力的提高,着眼于对学生文学素养的熏陶。
(三)教学内容的呈现需体现思想的深度
现在我们的语文教学对于诗文情感的把握往往是从字、词入手,先是明确所描绘的主要景物或叙述的主要事件,再分析“表达了作者什么样的情感”,教学体系一成不变,如此往复,教师的讲授不再富有激情,学生亦觉得索然无味。方法是学到了,情感浸润的目的却未能真正落实到位。
《归园田居(其三)》教学片段二
师:请同学们从《归园田居》中找出能够表现作者“乐”的诗句,体会作者“乐”的心情,并练习有感情的朗诵。(生找诗句自由练习朗读)
师:陶渊明他真的“乐”吗?他的隐居生活是什么样的呢?
生:很辛苦,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师:从哪句诗中看出来的呢?
生:带月荷锄归。
师:其中“荷”字可否换为“拖”字?
生:不可以,“荷”字可以看出作者虽然劳作很辛苦,但却依然心情舒畅,他自得其乐。
生:我觉得他是苦中作乐。
师:同学们分析的很好,那么我们再来看李白的“乐”。
……
师:李白一生处于“交游”的状态,他的故乡蜀地青莲乡,是一个非常美丽和富饶的浅丘村野地区,此时是他第一次离开家乡,步入广阔的天地,由此我们可以想见,此时的李白除了对于故乡的“依恋之情”,充萦内心更多的情感更应该是——
生:喜悦之情。
师:文中有具体的诗句可以说明吗?
(生分析具体诗句,如分析“月下飞天镜,云生结海楼。”的修辞;分析其中“飞”“结”二字用词的准确;分析“山随平野尽,江入大荒流。”诗句所表现出的开阔的视野、大气的心境等。)
师:是的,正像同学们所说,境由心造,你此时是否体会到了李白他豪情万丈的依恋之情呢?

八上30课《归园田居(其三)》、《渡荆门送别》所涉及到的两位诗人陶渊明与李白在诗